《刺客教條》歷代主角盤點(下)無物為真 諸行皆可

  • 时间:
  • 浏览:9

  點這裡回到上篇

  時間來到了工業革命時期,在18世紀肯威家族沒落後英國完全落入聖殿騎士的掌控中,直到我們的兩位刺客主角ー繼阿泰爾之後最年輕的兩位大師ー雅各與伊薇前往倫敦,立志推翻聖殿騎士他們已經接近百年的統治。

  大夥兒,歡迎我們無人能敵的弗萊姐弟,系列史上最萌的組合。弟弟雅各衝動喜歡正面硬剛,姊姊伊薇冷靜更擅長潛入,一個喜歡用指虎揍人,一個愛用優雅的枴杖劍,正好反映了他們兩個人完全相反的性格,看雙胞胎在那邊互相鬥嘴,反而是整個劇情裡最有趣的部份。

  總之他們到了倫敦後,為了從底層推翻聖殿的統治,雅各想到一個絕妙的好點子:組幫派。

  反正雅各伊薇就是找了各領域的一些謀友來幫刺客滲透聖殿在倫敦佈下的控制網,以此來對抗沒意外就是聖殿騎士為何能在現代屌打刺客的一大原因ー「資本主義」。

  是啊,把刺客 VS. 聖殿的鬥爭放到這個工業革命時代裡,就直接成了一個非常蒸氣龐克風格的故事。

  對了,既然提到蒸氣龐克跟工業革命,那顯然雙胞胎這次的裝備就會變得比以前更高科技啦,他們可以用繩槍瞬間衝上56層樓的高樓,體驗一回當維多利亞蝙蝠俠的快感、還有我完全不懂原理是甚麼的電電炸彈,跟光學迷彩之類的東西(等等這個不算)。

  還有因為這年頭已經沒有人會穿著斗篷,拎著武器在大街上亂跑了,所以沒事的時候雅各跟伊薇都會把武器收好、放下兜帽,帶著紳士帽在路上走,但他們為何可以穿著這麼顯眼的拳套都完全沒人在意我可就完全不知道了...

  總之呢,梟雄的故事在這兩個很有魅力的主角帶領下非常歡快地進行著,這故事完全展現了當你只要一頂主角光環就可以屠城時,一次來兩頂光環、靠兩個人、四個月,就能瓦解聖殿騎士百年辛苦奠定的架構,反正諸行皆可嘛,那來個龍傲天拯救世界的劇情,看得開心又有何不可呢?

  講完時代最近的梟雄後,我們現在一下子把時間往前跳1900多年,西元前49年的埃及托勒密王朝,《刺客教條》起源的主角ー巴耶克與艾雅,他們的奮鬥之旅即將成就史上第一個刺客兄弟會發跡的歷史。

  古埃及有一群自古以來就在侍奉皇室的守護者Medjay,我們的主角巴耶克跟他的老婆艾雅就是當時最後僅存的幾個守護者。他們的標誌是一個臂章,還有一顆老鷹頭骨造型的護身符。

  直到某一天,有一群自稱上古維序者的面具人闖進了他們的家鄉要來找地下寶庫的?你知道,反正就又是跟伊甸碎片有關的有的沒有的東西。並把巴耶克跟他的兒子「佧慕」抓起來,最後害他間接刺死了自己的兒子,所以巴耶克跟艾雅從此踏上了他們的復仇之路?

  嘛,基本上就是這樣。

  起源的故事本身的確是沒有什麼太大的新意,但是呢,起源這作最大的優勢就在於這是一部前傳,所以我們以往從來沒想過的問題:

  刺客的標誌是怎麼來的?

  我們在二代奧迪托雷宅邸地下室看到的其中一尊雕像,這個人是誰?

  袖劍這種東西又沒有附說明書建議:使用前請斷指。那為何以前的刺客們都要這麼做呢?

  那些系列一路發展至今我們熟悉的專有名詞,或者是習俗的由來,都會在這裡一一得到解釋

  巴耶克他跟以往的主角們最不同的地方就是,他自遊戲開頭就已經是一個成熟有擔當的好老爸、正義感爆棚、大暖男一個。面對這些壓迫人民的大壞蛋,或者說害死佧慕的共犯的時候,八爺,也是能比任何主角都還要暴怒。

  另外來講講他的裝備,他手上戴著的這把袖劍,雖然沒有任何特殊功能但卻大有來頭,這可是當年用來殺死薛西斯一世的袖劍,也就是「第一把歷史記載有使用紀錄」的袖劍。

  巴耶克本來只想要殺光他的仇人後就返鄉過原本的日子,然而與之相反的,艾雅的心裡卻漸漸產生了更遠大的理想:「她不能允許天下有其他媽媽碰上跟她一樣的不公。」而他們夫妻兩理念的碰撞,加上後面第三勢力羅馬大帝凱撒的介入,最後也將促成史上第一個刺客兄弟會的組成... 這是一群無行者,也就是在大約一千後會被稱作「阿薩辛」的人們的故事。

  終於,到了目前最新的一作《刺客教條: 奧德賽》的主角,卡珊卓(亞歷克西歐斯)是西元前400多年的斯巴達英雄「列歐尼達斯」的後裔。手持一把只要有他我無所不能的伊甸斷槍、腳踢雅典跟斯巴達人的屁股、但他們最厲害的招式不是武器也不是鐵腿:

  他們兩個人小時候,因為一個「你猜都不用猜就知道一定是之後的聖殿騎士」的邪教組織,用假預言來騙小孩獻祭,結果害他們一家四口分崩離析,老媽浪跡天涯、卡珊卓漂流到外海變成一個雇傭兵、阿列克西歐斯則被邪教抓去當成一個膜拜的對象。直到卡珊卓召集船員出海冒險,然後她將會在DLC裡遇上「第一個袖劍的使用者」,還有探索神秘的「亞特蘭提斯」。

  最後我們來提一下那些比較算是外傳性質的刺客主角們:

  《刺客教條3: 自由使命》故事舞台設在1747年的紐奧良,是三代出在vita上的小外傳。主角艾芙琳.德.格朗普雷是《刺客教條》系列裡面「第一位」女性主角,她的任務是要去調查一樁神秘的黑奴集體失蹤案件,還有要找她失蹤多年的親生母親。呃,所以奧德賽的故事其實這兒就演過了嗎?

  《刺客教條4: 黑旗》的DLC「自由吶喊」故事設定在四代的15年後,主角是當時已經是一個成熟刺客的阿德瓦勒,也就是愛德華的大副。一把開山刀加一管散彈槍,阿德將要來解放太子港的的黑奴們。

  編年史三部曲:橫向捲軸的外傳三部曲

  第一部曲編年史「中國」的主角邵君,是個明朝的中國刺客,她在埃齊奧晚年時有到他的莊園拜訪他,並向他請教重建兄弟會的方法。現在,她回國後準備要來對付掌管朝廷的八虎將軍...

  值得一提的是,她的袖劍很酷不是裝在手上,而是像武俠片一樣裝在鞋底,另外中國刺客的特產ー「繩鏢」後來流傳到北美後,變成愛德華、阿德、謝伊、康納他們都非常愛用的武器。

  第二部曲編年史「印度」的主角阿爾巴茲.米爾是一個1840年代的印度刺客,他最初是來自《刺客教條》婆羅門這部漫畫,而在漫畫故事結束的兩年後,他將開始與聖殿騎士爭奪光之山的鑽石(沒錯又是一個伊甸碎片)。

  最後這位編年史俄羅斯的主角ー尼可拉.奧列洛夫是俄羅斯十月革命時期的刺客。他最早也是登場在漫畫裡。這次編年史的故事,將敘述他在退出兄弟會之前執行的最後一個任務,保護沙皇血脈的倖存者ー安納斯塔西婭逃離國家。順帶一提,如果你最近有很仔細看奧德賽的劇情的話,她裡面有提到特斯拉炸掉伊甸權杖的事件,對,這就是發生在尼可拉漫畫裡的劇情。

  我們這樣一路看下來以上幾位《刺客教條》主角的人生故事,他們生活的年代、他們的奮鬥、以及他們的結局,有時候帶點滄桑、帶點感動、有些遺憾、也有些滿足,但最重要的,是他們人生的體悟。

  Nothing is true. Everything is permitted. 無物為真,諸行皆可。

  乍聽之下這的確是一段沒什麼意義,甚至有點反社會的教條,沒有東西是真的,那我們到底該相信什麼?沒有事情是不可以做的,那我們為何不能為所欲為?不過,正是因為這世上本來就不可能一個我們百分之百絕對能信奉的真理,所以我們才需要自己去摸索人生的道路以及選擇應該相信的事物。正是因為這個教條沒有特定的意義,所以每一個刺客都能從中悟出屬於他自己的道理。

  對埃齊奧來說,教條的無物為真,代表我們必須認知到我們文明的何其脆弱,我們必須成為文明的守護者,教條的諸行皆可,是要懂得我們是自己行為的主宰,因此無論結果是好是壞都必須負起責任。

  對愛德華來說,教條不是一個我們只要照做就好的格言,是一把通往智慧的鑰匙。

  或者對亞諾來說,教條本身就是一個血淋淋的警告。

  甚至對我們的聖殿騎士主角謝伊來說,甚麼教條根本就是狗屁。

  怎麼解釋都可以,既然無物為真,那本來也從來沒人說過這個教條就是真的,

  或許,正是因為這句話甚麼都不是,所以他才反而甚麼都是吧。

  就如阿泰爾曾經自大的認為,刺客的教條能帶來和平,不過經歷了整個阿薩辛教派的興衰後,他選擇將他畢生的智慧、發明、信仰流傳後世。

  就如埃齊奧說過他的故事,只不過是千千萬萬人生故事中的小小一則,就連E叔這樣的英雄人物最後也理解到他漫長的人生,也僅僅是連結一萬年前與幾百年後的一個小小的傳話筒,但他也欣然接受,扮演好這個角色。

  就如康納就算失敗也不願意放棄追逐自由平等的理想,而他重建的北美兄弟會的成員最後也成功帶領海地革命,也就是西半球第一個奴隸解放區的走向獨立。

  就如愛德華回到英國後為英國的刺客兄弟會建立了堅固的磐石,儘管最後他被謀殺兒子還投靠聖殿騎士,海爾森卻是難得一個三觀正常的聖殿,而且愛德華肯威的故居經過了一百年後依然完好無缺,裡面保存著他當年冒險的所有紀念品,甚至在倫敦的港口我們都還能聽到有些人在傳唱當年寒鴉號上的船歌。

  阿泰爾、埃齊奧、康納、愛德華、當然還有其他所有刺客,他們的人生故事是多麼的波瀾壯闊,可是對比歷史的長流卻突然又顯得是多麼的渺小。不過他們漸起的漣漪,卻在十年後,甚至一百年後真正成為了改變人類方舟前進方向的一道大浪花。

  不管是追求自由的刺客,或者是實行秩序的聖殿,不管他們在史書上的定位是對是錯,是好是壞,他們都扮演了一個歷史上不可或缺的角色。

  歷史的疊加,創造了現在,而當玩家跟著這些刺客見證這個時代的興衰,看著他們完成自己的使命後,那種一瞬間彷彿與歷史融為一體的感覺,對我來說是這個系列最迷人的魅力。

猜你喜欢